搜索
教育名言首页

张文祥为什么刺杀马新贻?

    (二)具有安全工程及相关专业大学本科学历,从事安全生产业务满3年;或具有其他专业大学本科学历,从事安全生产业务满5年。  (三)具有安全工程及相关专业第二学士学位,从事安全生产业务满2年;或具有其他专业第二学士学位,从事安全生产业务满3年。  (四)具有安全工程及相关专业硕士学位,从事安全生产业务满1年;或具有其他专业硕士学位,从事安全生产业务满2年。

  让湘阴人民感受到了长医志愿者乐于奉献、积极向上的精神。

张文祥为什么刺杀马新贻?

  1870年8月23日,两江总督马新贻突然被张文祥(亦作汶祥、汶详)刺杀了。

这是当时的一大公案,朝廷内外都很震惊。 慈禧也三令五申,指示要务得确情,尽法惩办。

尽法惩办可以说是做到了,张文祥于次年四月四日被凌迟处死,但确情如何?却一直存在着不同说法。

    负责审理这个案件的江宁将军魁玉和漕运总督张之万在上奏中写道:凶犯张汶祥曾从发逆,复通海盗。 因马新贻前在浙抚任内剿办南田海盗,戮伊伙党甚多,又因伊妻罗氏为吴炳燮诱逃,曾于马新贻阅边至宁波时,揽舆呈控,未准审理,该犯心怀忿恨。

适在逃海盗龙启沄等,复指使张汶详为同伙报仇,即为自己泄恨,张汶详被激允许。 该犯旋至新市镇私开小押,适当马新贻出示禁止之时,遂本利俱亏,追念前仇,杀机愈决。 同治七、八等年,屡至杭州、江宁,欲乘隙行刺,未能下手。 本年七月二十六日(公历8月22日),随众混进督署,突出行凶。

再三质讯,矢口不移,其供无另有主使各情,尚属可信。

重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和刑部尚书郑敦谨奉命复查,所得结果也与上述无异。

薛福成当时正在南京,对此案作过了解,所写的《张文祥之狱》一文,内容和奏章基本相同。 可见他所得到的材料,是来自官方无疑。     张相文有一篇《张文祥传》,载于《南园丛稿》,其中关于张文样刺马的叙述,却和官方的记载相差甚远。

文中说,张文样是河南汝阳人,早年参加捻军起义,与其友曹二虎,石锦标同为捻军渠魁。 有一次,他们和带领庐州团练的马新贻作战,将马新贻俘获,留之军中,渐与接洽,久之,约为兄弟,并通过马新贻牵线,背叛捻军投敌。 随后,马新贻升任安徽布政使,去安庆赴任,张文祥等也随之前往。 不久,曹二虎将妻子接到安庆,马窥之美,诱之来署,迫而私之。 于是时以短差委曹,使外出,留曹妻宿署中,俨同媵妾矣。 张文祥得知此事,告诉曹二虎,劝他弃妻远走。 曹二虎虽然表示同意,但却迟迟未行,一天,马新贻派曹二虎去寿春镇总兵徐鷷    处领取军火,旋见徐鷷戎服出,传抚院令,以曹通捻寇,即就军前正法,遂牵至市曹斩之。 张文祥决心为曹二虎报仇,跟踪马新贻数年,终于如愿以偿。

在被捕后受审时,张文样将事情的原委和盘托出,只因江宁布政使考虑到官场的体面,不敢直叙,所以才言于护督魁玉,假造供词,以海盗入告。

郑敦谨到南京后,即得其情,心敬文祥大侠,欲薄其罪,总督曾国藩持不可,遂以假供定谳。

其实,张文祥刺马的内情已经外露,上海的剧院还以此编为剧本演出,因而当时就有人咏诗道:群公章奏分明在,不及歌场独写真。

张相文还说他的资料来自南京的一位胡翁,此人原是上元县的一个小吏,审讯张文祥时的记录人。

显然他的说法有一定的可靠性。

    但是,李孟符在其《春冰室野乘》中,把上面的两种说法都否定了,认为此案的发生,并不是因为马新贻渔色负友,张文祥为友复仇,而是另有政治原因。 李孟符说,张文祥原是太平天国侍王李世贤的一员裨将,南京陷落后,离队逃脱。

马新贻升任浙江巡抚时,他辗转至宁波,开小押当自给。

    一日,他去杭州拜访一位姓徐的朋友,两人便在一起畅谈饮酒,徐对张说:旬月前,抚帅得一无名书,发视之,新疆回部某叛王之伪诏也,伪诏略云:现大兵已定新疆,不日入关东下,所有江浙一带征讨事宜,委卿便宜料理云云。

马故回人,得书即为手疏以报,略言:大兵果定中原,则东南数省,悉臣一人之责。

张闻言大愤,拍案叫道:此等逆臣,吾必手刃之以泄愤。

    过了些天,马新贻出示禁止私开押店,张文祥的押店被封,益落魄无俚,杀马之志益决。

未几,马已擢任江督,张适以事诣金陵,遂谋行刺。 主审官员知道是这么回事,大为惊慌,但又不想兴大狱,故矫为狱词,而亟磔张于市。

实则终无确供也。

李孟符还说,他的资料是亲睹其事的署理江宁知府提供的,言之凿凿,仿佛也很有根据。     关于张文祥刺杀马新贻的事,时人还有别种记载,比如有人说,马之被刺,实基于湘军中帮会分子之嚣张使然等等,但是究竟哪种说法比较符合实际,现在仍然无法确定,只好暂时存疑。